如果卡的時候請在直播框左側換一下線路
當前位置:首頁 > 圖文資訊 > >閱讀白鹿原性內容描寫情節 被老男人開苞的正文
文章詳情

白鹿原性內容描寫情節 被老男人開苞

  在白鹿原當中,有很多性的描寫。在小說中郭舉人主人公的第一個男人,因此這個已經年過花甲的老男人,就是第一個給他開苞的人。而她在郭舉人家中,只能算是一個奴隸,每個月要陪男主人睡覺,還要在家做家務,洗衣服。

  十分不解的是,田小娥的父親田秀才怎么會把自己花朵一樣的女兒許配給一個老頭子做小,或許是因為郭舉人家大業大的財勢誘惑不可抗拒吧!但無論如何,這個舉動是他毀滅自己女兒的一個關鍵性動作。當時的情況書中未做交代,無所得知,所以我就一直可以不需任何因由的看不起這個田秀才。
白鹿原1

  除了這些外人知道的活計,田小娥還負責一項讓人瞠目結舌的工作:給舉人大老爺“泡棗”。用她青春的身體和女人的汁液泡棗。如此看來,田小娥在郭舉人家真的如她自己所說:連條狗都不如!在別人眼里她幾乎算不上一個人,只是一個工具,怎么使用全憑主人心思。

  這種不如狗的日子其實也能夠過的波瀾不驚,如果那個年輕挺拔的小長工黑娃不出現的話。

  黑娃來到郭舉人家做工時還是個懵懂少年。他對其他兩位長工所說的四香:“頭茬子苜蓿二淋子醋,姑娘的舌頭臘汁肉”不能夠理解,他認為其它三香自然是“香死個人了”,但姑娘的舌頭能有啥香?可就是這個蒙蒙怔怔的黑娃,使田小娥走上了一條不歸路。直到她一絲不掛的被人刺死在爛窯土炕邊的時候,她可曾后悔過這條路?我想沒有,這是她這一生中唯一一條自己選擇的路,唯一一個自己選擇的男人。
白鹿原2

  她開啟了黑娃,幫他揭開蒙在心上的一層薄紗,黑娃從此明白了姑娘的舌頭因何香的不得了!

  短暫的歡愉之后是幾乎毀滅性的災難。小娥被休回娘家,從此烙上了淫蕩無恥的罪名----這個罪名追蹤著她有些短暫的一生一世里,無路可逃。黑娃從舉人老爺手中死里逃生后,竟然誤打誤撞被雇進了田秀才家,小娥端出飯來看到的新長工竟是黑娃,她驚訝驚喜委屈傷心百味陳雜的臉色驟變,幾乎失手丟了端飯的木盤。黑娃忙低下了頭,只在心里說,她瘦了,瘦的叫人心疼!

  娶到這個被休回娘家,娘家也拿著當一堆狗屎一樣看待的爛女人是不需要費多大力氣的。田小娥就這樣被黑娃“撿”回了家。走出村口,他們擁在一起痛哭失聲。這些眼淚,是不能夠用語言來表達清楚的。天大的苦楚委屈和險境只為了一個字:愛。已經值了!

  回到白鹿原后,公公鹿三被這個兒媳的來歷驚得暈厥在地,拒不許進入家門。族長白嘉軒也不許“這號爛貨”進祠堂拜祖宗。千辛萬苦得在一起卻還是無家可歸。倔強的黑娃領著小娥在村東頭一孔破窯里安下了家。這是田小娥一生中最為幸福的一段日子。“寒窯雖破能避風雨,夫妻恩愛苦也甜”。對兩個苦命人來說,這難道不就是神仙眷侶的生活嗎?
白鹿原3

  田小娥為救黑娃找到鹿子霖求情,卻被這個俊俏風流又掌有一定權勢的中年男人告知:此事需要----睡、下、說。

  小娥嘆息一聲,隨即屈從了----為了她的男人黑娃。或許她也考慮到自己的名聲已經如此,倒不如爛到底換所愛的人一條生路吧。不管她想過什么,沒有想過什么,她是確確實實和鹿子霖滾到了破窯的火炕上,從此開始了一種真正放蕩的生活。鹿子霖給了她瀟灑倜儻的權勢男人的魅力,和銀元糧食口腹之需的踏實。
白鹿原4

  小娥的生命中從此又多了一個男人,這也許是給予他最多的一個男人,也是最疼惜她的一個男人。

  這個族人眼中無比威嚴的族長繼承人,在田小娥的威脅下被迫就范,卻從此再也離不開這個冤家。在田小娥心中,她最虧欠的就是這個文靜的有些文弱的單薄書生。是她把他從繼任族長的位子上拉下來被別人踩在了腳下。是她把他的八畝土地一攏房屋用靈巧纖細的手指捻成一個個煙泡,再和他一起吸進欲仙欲死的一縷縷青煙。

  而這個放蕩的,能夠為愛不顧一切的“窯里那個貨”,她一生的感情糾葛只凝結成一個解不開的疑問調侃著世人:愛,究竟是舍棄,還是被舍棄


 

· 白鹿原田小娥和白孝文激情描寫 ·

《白鹿原》電視劇中,田小娥和白孝文之間的關系都很復雜。總的來說,田小娥勾引白孝文是有目的的,主要是為了攻擊白孝文的父親白嘉軒。白孝文一邊擺脫不了父親的儒家思想教育,另一方面又抵擋不了田小娥對自己的誘惑。最后身體欲望戰勝儒家思想,沉淪在與田小娥的肉體中。

白鹿原田小娥和白孝文激情描寫

孝文在盲目的慌亂和撕扯不完的羞怯中初嘗了那種神奇的滋味,大為震驚,男人和女人之間原來是這么一回事哇!這種秘密一經戳破,孝文覺得正是在焚毀的那一刻長成大人了。他靜靜地躺著,沒有多大工夫,那種初嘗的誘惑又騷動起來,他再不需她的導引暗示而自行出擊了。他不一而足,反復享受,一次比一次更從容,一次比一次的結果更美好。他終于安靜下來對她說:“這樣好這么嫽的事,你前三天為啥不早說哩?”她已纏綿得難以開口,只是呢喃著貼緊他的身子……第二天晚上吃罷夜飯,孝文向婆(奶奶)問了安就回到自己的廂房,脫鞋上炕。新媳婦說:“你今黑不念書了?”他聽出她揶揄的話味也不管了,抱住她的脖子貼著她的耳朵說:“我想日你。快!”

在電視劇《白鹿原》中,田小娥為了救黑娃向鹿子霖求情,卻被鹿子霖告知此事需要----睡、下、說。田小娥為了她的男人黑娃,同意她和鹿子霖滾到了破窯的火炕上,從此開始了一種真正放蕩的生活。

事后,鹿子霖給了她瀟灑倜儻的權勢男人的魅力,和銀元糧食口腹之需的踏實。她愛沒愛過鹿子霖也許自己也不得而知,或者那就是愛吧?又或者只是需要?畢竟,窘迫的她需要糧食的周濟,寂寞的她需要男人懷抱的溫暖。



更多
熱門標簽:
圖文推薦
歡迎加入我們QQ群
點擊排行
推薦本身就是一種分享!
廣告位
本欄目最新
最新直播推薦
白小姐传密正版图2019